欢迎登陆宝鸡展览馆网站!

今天是: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通知公告

通知公告


"岁月留痕"张让林国画作品展暨画集签赠活动

[ 来源: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9-12-05 | 浏览:140次 ]


【主办单位】

宝鸡展览馆

【承办单位】

宝鸡画院

【协办单位】

陕西风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陕西竟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活动时间】

12月9日——12月24日

【活动地址】

宝鸡展览馆五楼2号展厅



  张让林,一九六二年生,陕西岐山人。陕西省中国画学会理事,西安中国画院画家,宝鸡画院院长。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拜著名国画家徐义生先生为师,专攻山水画。多年来在《国画家》《陕西美术》《当代中国画精品选》等多种报刊及书籍上发表作品百余幅,曾在深圳、西安、宝鸡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出版著作有《张让林画集》(2013年版)、《张让林山水写生集》等。

家园情怀的诗意表达
——张让林的山水画
罗 宁

  虽说张让林是我的校友,但他进学校,我离校,后来都忙于美术教师工作,几乎没有往来。真正了解他,还是时隔多年,他那出手不凡的山水画作品。在几次展览上,我被让林的小幅山水作品所折服,没想到我的凤师学友中,竟有这么一位丹青高手!我知道他曾师从山水画名家徐义生先生专攻山水,但眼下所呈现的气象,已在徐家山水范式的基础上,有了自己对山水表达的独特感悟和形式语言。透过其作品,我感受到一位西秦汉子,对生他养他的家园,对宝鸡周围那些他熟悉的山水草木,充满着激情和诗意的表达。
(初春大湾河)

  让林山水画的传承与创新之路走得很正。就中国传统山水画而言,一般多谈传承,不像西画那样充分强调创新,西画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面貌,而中国山水画从宋和五代达到的高峰成了后代学习传承的范本,尽管元代及明清几代在传承中略有变化,但不可能是颠覆前人的变化,清代四王等画家对山水画符号和程式的强化形成山水画的又一高度,可也仍是我们为之敬仰的古典传统。而从上世纪初新文化运动,特别是西画艺术引入中国,加之以后的历次社会变革对山水画的冲击和影响,山水画逐渐在中西文化互相吸收中形成了新的面貌,黄宾虹、傅抱石的个人开拓和变化;李可染、张仃、罗铭的对景写生探索成果,新金陵画派和岭南画派的艺术实践,特别是长安画派的出现,对现实生活的涉猎表现,山水画不知不觉从古典传统形态中脱胎成为现代形态,而这正是中国画发展中的新传统。

(峰高不见日光影 谷狭只闻山高呼)

  我想,让林所师从的徐义生先生,作为文革结束后首批中央美院研究生,曾拜师何海霞,对古典传统的研习毋庸置疑。他从师的大家李可染,以及推荐其求学中央美术学院的另一位恩师石鲁,都是新传统山水画的旗手,徐先生受他们影响最大,我们从徐家山水的艺术面貌和他在后长安画派的学术位置都可以断定,徐义生在构建陕派新传统山水画领域的贡献无需赘言。而作为拜他名下研习山水画的张让林,直接继承其新传统山水的精髓就顺理成章。

(黄土黄牛)

  对此,我们从张让林的部分作品中,仍能读出徐家山水的味道:自然、清新、厚朴、洒脱;秩序感、完整性、构成感鲜明;用笔、用线、用墨等,一招一式,皆有出处……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对于传统,除了技法,更重要的是精神。张让林的悟性和智慧,正体现在他认真汲取前辈带给他的经验后,在“师造化”的道路上,走出了自己可贵的步子。

(黄土伤痕)

  张让林没有辜负徐先生的期望,继续前行在对景写生的艺术探索道路上,从写生中丰富自己的山水画语言。他每年都要画百幅以上的对景写生,宝鸡周围的山川,都留下了他坚实的足迹。

(家住渭北塬上头)

  难能可贵的是,让林的山水画写生没有陷入我们在学校时经过的西方绘画写生训练模式,没有机械的描绘具体景物的细枝末节,而是通过观察自然山水的纵横交错、疏密虚实、生灵景物来体悟自然之美,发现自然之美,并努力寻找与自己审美观、价值观的契合点,在追求再现情思境界的同时,以放松、灵动的笔墨语言,画出了自然之美与自己精神世界高度妙合的山水作品。

(灵台老村秋味浓)

  让林的写生作品有三个特征:一是作画状态情感饱满,下笔厚重,线条苍劲有力;二是作画时放得很松,这种放松正是作为天才画家重要的因素,他正朝着“不以力构,须其自来”的境界发展。三是画面干湿有度,或点、染、皴、擦;或拖泥带水,都围绕营造画面意境而为,繁而不腻,简而不粗。

(落叶杏黄满秋山)

  让林从写生中体悟自然,锻炼意志,在这条路上筑起了一道自己山水画人生的风景线。他的作品,豁透的是他对家园情怀的诗意表达。古代山水画多以崇山峻岭为表现对象,即使到了上世纪处于革新中的画家,也难免由于惯性以表现气势磅礴的山水为追求,只是添上了现实生活中的景物。新传统山水画,同时承担了主题性绘画的新社会功能,使山水画的本体语言也向多元状态发展。但让林的山水画,绝大多数取材于秦岭北麗,千阳陇县,太白林由,岐山凤翔,甘肃西部等宝鸡周围诸景,很多是画家儿时生活中热爱的农家院落,构成画面的主要是山,塬,石头,河流,树木,房屋等,其点景几乎全是黄牛和农夫,村妇与鸡狗等,这种田园牧歌式的农耕文明情结正是让林挥之不去的家园情怀,也是他的一种精神寄托。正因为如此,他的情感是饱满的,用笔用墨是轻松自如的,不是刻意雕琢的,仿佛从他心灵里流淌出来的画作,所以也充满了诗意。我们在欣赏时无不产生一种的心灵共鸣;我们来自乡村,我们不会忘记那些物质虽不充裕,但却无忧无虑的年少时代,也许这就是让我们挥之不去的乡愁;那些树,那些房屋窑洞,那些人、牛、猪、狗……

(山里无长物 唯有静与宁)

  哲学家采尼采说,现实主义画家,“完全忠于自然”——天大的谎言,自然怎么会被局限于一幅画中?自然最小的部分已是无穷!因此他只是画出了他喜欢的。那么什么是他喜欢的?他喜欢他所能画出的!……连最忠实于自然的西方写生都是如此取舍表现对象,何况以写心为特征的中国山水画写生呢!所以,张让林也是在不断的画他最愿意和最喜欢画的东西,之所以他以自己对笔墨的驾驭能力,对眼中和心中的自然山水进行诗意的表达,比如作品《城里虽好牛谁管》、《秋雨频来》、《风卷残云放秋晴》、《守拙归园田》等,有些地方他可能画了好多次,但这均是家园情怀趋使。他的精神,他的灵魂都映射在这一大批画作里。

(太阳落山了)

  让林的小幅作品最为精彩,细品起来,味道十足,像《暖阳》、《秋雨初歇》、《黄土伤痕》、《醉貌如霜叶》等,都在西府山水画家总体风貌中显出独特的灵性;当然像《西山野趣》这样较大篇幅作品也能看出让林的谋篇智慧。至于《家住塬上头》等作品则是他试图在大写意山水作品表现中放开伸展手脚……

(依山生妙境)

  总之,让林已到了山水画家出成果的年龄,依他目前这些作品面貌及体现出的写生创作能力,我有理由看好他。因为让林是位脚踏实际不肆张扬的画家,他在自己探索山水画奥妙的同时,还以宝鸡画院院长的身份负责宝鸡地区青年画家的写生、创作、展览及学术研讨活动,肩负了不少更加崇高的责任。我一直坚信,画因人传。既有艺术慧根又有笃实品格的让林,能在自己选择的山水画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

  这也是我所期待的。

2018年9月16日
于西安陕西省美术博物馆



编辑:王茜
校对:段亚军、李新建
审核:贺海峰